企业定制高端标书撰写方案,一对一及时高效专业服务!13年标书代写服务,让中标更简单! 周一至周五7*24小时为您服务.电话:18991911391

原来招投标流程也能让“违法”看起来更合法!

皓业标书制作 次浏览
      相信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参与过招投标,其过程专家评审“暗箱操作”诸多“套路”,能够把所有正常进行投标的企业套得无话可说。所以很多企业都觉得招投标比较“鸡肋”,但是不投又不行,真的是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
      近日,记者走访了多个参与过招投标活动的单位,发现该领域里有着太多不为人知的“潜规则”和地下秘密的“战斗”。
“我们自己设计的方案,居然没有别人描述得好?难道自己养大的孩子,别人比我更了解?”熊先生指着设计图纸说道,“我们又成了陪练,还给别人做了嫁衣。”
熊先生是重庆某高校建筑学院的副教授,长期从事体育建筑的教学、研究和设计实践,十几年来,他和他的团队已设计了四十多座各类体育场馆,作品遍及渝、川、陕、云、贵、甘,在业界是有小有名气的“专业人士”。可最近一段时间,却在重庆奉节县遭遇了“滑铁卢”:由他带队设计的体育场、游泳馆方案,却因为该县招标程序存在漏洞和“方案综述写得比别人差”,在初设、施工图设计招标上败北,以致多年心血成果被人轻松“薅”走。
      据了解,2010年该县体育中心开始建设,其一期体育馆工程到2013年完工,施工图设计就是由熊先生带队做的。2015、2016年该县先后准备启动体育中心的其余场馆建设,由于多方原因,直到2017年该场馆的后续建设才又被正式提上日程。同年3月,应业主方奉节城市建设有限公司委托,熊洪俊带领了建筑、结构、水、电、暖通等多个工种组成的团队,为其设计了多套概念性方案,其中一套方案于5月通过县规委会的审查,随后应业主方要求,完成并提供了相应的报建实施方案。
    “奉节县以我们提供的报建方案作为初设及施工图招标的基础,并未与我们签订协议、约定方案费用及知识产权归属”,熊先生称。按照设计招投标的一般程序,在初设、施工图招标前,应该先有方案招标,但此次招标直接跳过了这一环节,疑属于程序违规。
      据介绍,一个建筑项目在设计方面一般由方案设计、初步设计、施工图设计三个阶段组成,按相关建设程序规定,三个阶段的设计都应该经过招投标。出于对设计方案原创性和完整性的保护,业内众多设计单位和专家强烈主张不能搞分阶段肢解设计招标,将方案招标抹去或与初设、施工图招标割裂,极易给“知识产权侵权”、“逆向淘汰”和“利益输送”留下空间。
      熊先生表示,正是因为奉节县业主方在招标中省略了方案招标,直接进行初设、施工图设计招标才导致了他们应得的设计费拿不到,知识产权存在被侵犯的可能,同时也让中标单位迟迟签订不了合同,业主方也进退维谷。
      此外,更让熊先生感到寒心的是,除了因“自己设计的作品,描述得比别人差”而莫明其妙地落选外,随后在向业主方主张设计费权益时,竟然遭到某有关部门人士的冷言相向,称:(做了事不给钱)属于“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”。
     “招标成游戏,投标靠兄弟”、“程序‘为我所用’”……采访过程中,记者发现招投标领域存有众多的“圈标”、“限标”情形,并且在大多业界人士开来,这已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“公开秘密”。
      此前,重庆市一公共医疗部门曾因为需要招一批移交设备,而进行了网上招标,但多家投标企业却发现,综合投标的多项软硬件条件来看,只有一家单位符合投标要求。
      据其中一家投标公司的负责人张先生称,符合条件的公司长期与该医疗部门合作,之前也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,并且该招标文件从今年3月挂出以来,曾先后3次被质疑,到目前为止,该招标项目仍处于停滞状态,不知今后将何去何从。
    “这就是很典型的‘圈标’、‘限标’行径。”张先生称,这属于在准入上的 “量身定做”,招标内容中会设定和项目有关的要求,很难从字里行间看出来问题。但综合起来就很明显,若不是时刻紧盯招标动向,并不断向业主和相关管理部门质疑、投诉,招标很快就尘埃落定。
      同样是医疗领域,2015年重庆荣昌区一医院的医疗器械也遭人投诉,称其,招标是“明招暗定”,早有医院领导“打招呼”,让其余六七家参与投标的单位“陪跑”,为此荣昌纪委还专门出了一份要求涉事医院整改的文件。
      查询公开资料发现,招投标领域存在的“私人订制”问题还涉及多家央企。一些审计结果显示,大型工程建设中的招投标乱象仍突出存在。违规招标、串标陪标、不公开招标已被部分央企视作“正常”,而这些项目大多被“圈内人”瓜分。
      据相关媒体报道,2013年,中央第九巡视组对三峡集团公司进行巡视,发现的问题中,就包括一些领导人员亲友插手工程建设,招投标暗箱操作等。
      在“授意”下,违规指定中标人的把戏不断上演。2005年至2011年,中移动集团总部及山东移动等所属8家省公司651个工程建设项目存在违规采取邀请招标方式确定施工单位、擅自更改评标结果指定中标人等问题,涉及金额342.66亿元。
评审不透明 监管不可“打瞌睡”
      “其实,在整个招投标过程中,最让人无语的还是在专家评审这一环节。”熊先生说:专家对标书的评审环节,从专家人选到评审细节对外都是绝对保密,投标单位最终只能得知在这一环节的排名,甚至连得分情况都很少公布。
      采访期间,一位从事建筑行业二十余年,经历大少招标数十次的“能手”覃伟(化名)曾豪言:“没有我玩不转的项目”,但最近这几年,他却感觉力不从心,玩不转了。
      覃伟称其最近几次在外地的投标全以第二名的“好成绩”落败,这让他产生了转行的想法。他说:“在招标业主看来,我们的报价和文件都优于中标企业,但就是在专家评审这一环节得分太低落败,再好的方案也只能搁浅。”
    “评审专家多为大行业专家,其专长很多时候与招投标项目“标的”所指向的具体专业不一致。”重庆一设计院的资深建筑教授魏先生说。以建筑设计行业为例,该行业下面分有建筑、结构、给排水、电气、暖通、概算等多个专业类别,但建筑设计项目招标,“标的”权重应在招到好的原创方案,所抽选的专家却是从整个行业专家库里抽取,所抽选的建筑以外专家无方案评价判别能力,有的地方专家组中一个专业建筑师都没有,这就造成了评审不专业,加上评分的不透明,所评定的项目也存在“优汰劣胜”的现象。
    “专家评审的不透明,给‘暗箱操作’留下了空间”,熊先生说。他们曾在同一招标项目的两次专家评审上遇到了同一位专家。“从庞大的专家库里两次都抽到了同一人,这种概率不是没有,但应该小得可怜,这着实令人惊讶。”
现行设计招标中最明显的问题在于:
1、以投标文件的小缺点(陷阱)淘汰真正好的“标的”竞争者,达到“保护内定对象的暗箱操作”目的。
2、一看结果就有猫腻的但很难投诉核查的“结伴陪标串通左右结果”、“评委偏向性打分”问题。
       多位业界专家坦言,近年来,我国出台了招标投标法、合同法等法律法规,对工程建设等领域管理规范进行明确规定。然而,“年年审计、年年整改”的怪圈凸显,虽然每次出具审计处理及整改情况,但对其他企业难以形成震慑作用。
     “建筑领域是招投标产生‘潜规则’的重灾区。”专家称,建筑领域特别是政府建筑项目动辄就过亿,企业要想吃到这块“蛋糕”必须经过招投标程序,而招投标又需要由相应招投标中介公司主持进行,这些中介公司又要受到政府部门的管理,因此在这个“生态系统”里,居于“食物链”顶端的无疑是政府管理部门和中介机构,他们手握重权,因此也极易吸引贪赃枉法之辈,私下搞小动作,且程序上的不透明现象也给他们提供了便利。
      面对大量“真的假投标”、“假的真投标”,如何才能保证投标的公正、公平?
多位专家呼吁,适当公开招投标的细节,以供公众监督,并在严肃惩处违规单位和个人的同时,健全制度和落实监管职责,比如将“重审批轻监管”逐步转变为“宽准入严监管”,构建“标前+标中+标后”全程化和“体内+体外+社会”立体式的监管体系,强化制度和执行等环节齐抓共管。
      此外,还有业界人士建议,积极推进采购官制度,并实行终身追责制。政府采购或招投标时违反政府采购法和其他法规者,给他人造成损失的,从重处罚,真正将权力放到“笼子”里。
立即咨询